快捷搜索:

螃蟹鱼是不是能感到疼痛?它们该获得“人道”的待遇吗?

  也有生理学证据支持该看法,痛觉感受器是人类皮肤中的感觉神经元组织,它帮向大脑传递远距离的电信号。据麦考瑞大学鱼类行为生态学家库鲁姆·布朗称,他们刚开始在虹鳟鱼身上发现,是有效“推翻”鱼类感觉疼痛论点的一部分证据。从2002年开始,大家就知晓鱼的身体存在痛觉感受器,相比之下,人体痛觉感受器与探测疼痛刺激的神经有关。

  在澳大利亚,动物福利法“因地而宜”,不同州的动物福利法都不相同,某一生物是不是适用动物福利法一般取决于它是不是被归类为动物。在南澳大利亚州和西澳大利亚州,鱼类和甲壳类动物被排除在动物福利法以外,昆士兰州和塔斯马尼亚州也将甲壳类动物排除在动物概念以外。一些州和区域允许商业捕鱼和休闲钓鱼行为。

  鱼是不是有疼痛感?

  另一方面,有的人觉得疼痛是存活的必要条件,而且从广义上讲,存活就是痛苦的证明。该看法觉得,一个负面或者痛苦的经历需要永久地改变动物将来对威胁出处的行为。假如没这种改变行为的经历,动物就会继续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不可防止地遭受危及生命的伤害。有很多研究表明,鱼类在经历了大家觉得最痛苦的经历后,会飞速改变我们的行为,据称,垂钓者表示需要改变他们之前“残忍”的捕鱼办法,他们在很多垂钓水域用更细的鱼线和伪装更好的鱼钩。

  但鱼类对止痛药有反应

  在生命的抽签中,非哺乳类海洋生物一般遭到不公平待遇,不论出于哪些原因,大家对狗和猫(事实上包括大部分哺乳动物)的同情好像都未延伸穿过海洋表面,但这样的情况,至少在法律角度,会发生改变吗?

  现在,英国议会正在讨论一项法案,该法案旨在打造一个“动物感知”委员会,该委员会将增大对鱼类和无脊椎动物的福利保护。守旧党派人士巴隆尼斯·福克斯在法案辩论中称,我对龙虾、螃蟹、鱿鱼等动物的储存和杀死方法感到震撼,现已有充足的证据显示,非脊椎动物应该列入保护法案中。

  涅槃乐队让人难忘的歌曲《Something in theWay》中,柯特柯本唱道:“吃鱼没关系,由于它们没任何感情……”这可能是一种隐喻,可能大家不会真实洞察到鱼类被捕食是不是承受痛苦,它们真的非常是否痛苦?假如不是,这种看法为什么这样常见?当大家吃螃蟹、鱼、章鱼等海洋生物时,它们是不是承受巨大的疼痛?它们应该获得更大的权利、获得更人道的待遇吗?

游侠网

  给鱼服用对人类有效的止痛剂也能改变它们对“疼痛”和恐惧的反应,布朗教授说:“包括鱼类在内的所有动物都存在着焦虑感,通过多方面察看,大家对鱼类用预防焦虑的各种药物,结果显示所有这部分药物都对鱼类有效。”

首页 1 2 下一页 共2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游侠网 

  那样巴隆尼斯和她的同事说的有道理吗?大家应该效仿澳大利亚吗?以下是关于鱼类、甲壳类动物、头足类动物与它们对疼痛和其他感觉的科学讲解。

  第一,大家需要强调的是,关于鱼类等水栖生物是不是应该适用动物福利法的辩论仍没有结束。辩论产生冲突主要集中在鱼对嘴里有钩子之类东西的痛苦反应是一种疼痛反应,还是某种可以将其比作条件反射的无意识反应。这两种反应有什么区别可通过火炉上烫伤手的实例进行阐明,当大家将手放在火炉附近时,第一反应就是将手抽回,这一种条件反射,发生在烧伤肢体和脊椎之间的信号传输,该过程出目前大家经历疼痛之前;当大家将手抽开之后,疼痛会在人类大脑新皮层通过复杂的信号通路处置之后单独发生,假如没该过程,大家就不会感觉到疼痛,尽管大家的手已从威胁中抽回。

  依据昆士兰州大学医学教授布莱恩·凯伊的看法,鱼类与人类不同,它们没新大脑皮层,也没任何其他器官组织处置关于疼痛的复杂信号,他说:“大家之前曾做过实验,将鱼脑部分移除后,它们仍以同样的‘条件反射性’对刺激做出反应,就像大家的手从热炉子上抽回一样,这就是所谓的自主反应。”

  他还指出,大家非常难相信鱼类感觉不到疼痛,由于大家将这部分反应与我们的经历常常联系在一块,每一个人都有我们的一套核心价值观,但非常重要的是戳它一下,它就有反应,所以它肯定有感觉,但否拥有疼痛感与鱼类的智商等级无关,这与它们是不是拥有足够的“感觉硬件”有关,我觉得鱼类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